#古微# 讨论数:1870
【古微】一生一世一双人,一朝一代一段情

05-16 19:24 发表

#古微# 小故事|狐妖

镇子里有狐妖。

小狐妖年岁不大,却狡猾至极,每每化身成人,四处行骗。

镇子上的人对此深恶痛绝,却没有办法,有人去城里请过天师,天师说那狐妖一不谋财二不害命,些许小恶作剧,他们没空搭理。

就这样,镇子里的人只好一边咒骂,一边組织围剿,却没有一次抓到过小狐妖。

只有书生对此一笑了之,说狐妖年幼无知,倒是有些可爱。

“可爱?你才可爱,你全家都可爱!”

小狐妖听到书生的话,心里极度不爽,暗自吐槽道。

接下来的几日,小狐妖把矛头对准了书生,整日里寻着机会捉弄他,可每次当她得意洋洋的现身之时,书生都是摇头失笑,未曾起过一丝恼怒。

这可激怒了小狐妖,她决定要给书生一点教训。

书生是村里私塾的教书先生,每日下课后都已是傍晚之时,小狐妖瞅准这个机会,决定狠狠的吓他一吓。

这天黄昏时分,书生从私塾中走出,走到家时,见门口躺着一浑身是血的姑娘。

他忙把姑娘背起,到李神医那里诊治了番,带回家悉心照料。

在书生的照顾下,姑娘伤势好的很快,没过几日便已能下床自由走动。

“小女子多谢公子救命之恩,只是……”

“如何?”书生问。

“只是小女子家在武陵镇,路途遥远,不知恩公能否送我回去?”

“没问题。”书生一口答应。

第二日,两人上路,一路上,书生一改平时的沉默寡言,与姑娘频频攀谈。

“其实我小时候过得很惨,无父无母,一人艰辛苟活,能有今日,真要感谢上苍。”

“命是自己的,感谢上苍做什么?”

书生的身世,引起了小狐狸的共鸣,只是却不大认同他的观点。

“因为它让我遇到了许多善良又温柔的人,靠着那些温暖的光亮,我才能变成如今的样子。”

“傻好人?”两人越走越远,渐渐已看不见了归路,小狐狸便开始不客气起来。

书生摇头笑笑,不置一词。

“我小时也是一样,无父无母,从小被人打,被人骂,被人欺骗。”沉默片刻,小狐狸忍不住开口,“所以我妒忌那些人,那些活得开心的人。”

“你也会一样的。”书声安慰道。

小狐妖只是冷笑。

夜幕渐渐将临,两人走到了一处小林子里。

书生去寻柴生火,林中寂静,伸手不见五指,看着书生小心翼翼的身影,小狐妖嘿嘿一笑,摇身一变,化作一头一人高的吊睛白额虎。

白虎一声咆哮,朝着书生扑去。

她倒无意伤害书生,只是必须要吓他一吓,让他见识见识小狐妖的厉害。

谁知她刚到半空,斜里忽然冲出另一头猛虎,怒吼一声朝着她扑了过来。

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,小狐妖的举动惹恼了林子中的虎王,找她搏命来了。

小狐妖到底年幼,啊呀一声,化灵之术失效,恢复成原本模样,眼看就要命丧虎口,耳畔却忽然响起一声叱咤。

只见书生手捏剑诀,一指击飞了猛虎。

猛虎对书生有些忌惮,站在原地咆哮了几声,还是离开了。

“你……”小狐妖有些惊讶,“你是天师?你早就发现是我了?”

“这个世界上,有人打你,有人骂你,有人欺骗你,那么就一定会有人在乎你。”书生轻轻将小狐妖抱了起来,在她摔倒的地方揉了揉。

“我在乎你。”

《狐妖》
来源知乎@风兮兮
己授权

查看全文

05-13 07:33 发表

#古微# “念你年纪尚轻,修行不易,只要你缴械投降,从此改邪归正,我可以……”少年横剑而立,看着包围圈中的女孩,“我可以,放你一马。”
“改邪归正?”女孩冷笑一声,“何为邪,何为正?你们自诩名门正派,便是正了么?”

少年一愣,女孩便冲着他的方向冲了过来,一股浓烟乍起,剑刃争鸣之中,少年明明已经扣住了贼人的手腕,却鬼使神差的任由女孩突破了出去。

女孩是江湖上近来风头正盛的妖女,内力不知深浅,身法也是诡谲过人,近些时候大肆劫掠了几家商行的队伍,劫走财物不说,护卫之中也多有重伤。

妖女一而再再而三的蹬鼻子上脸,与商行交好的武林门派,自然也是坐不住的,除了加派人手围剿,女孩亦成了悬赏缉杀令上无恶不作、茹毛饮血的邪道妖女。

少年作为当今武林年轻一辈之中首屈一指的高手,自然每次都是冲在围剿妖女的第一线,只是,接触的次数多了,少年愈发觉得,女孩与传言之中的凶恶之徒有些不太一样。

交战之中,受伤之人不在少数,但似乎伤者都是被自己的招式反伤所致,细想全程,那妖女竟从未现过杀心。
 
“来来来,一个一个来,把这些都收好,一会儿姐姐带你们吃豆花。”
在一处老旧的房屋中,女孩轻笑着蹲在地上,给周围的数十个小孩分发着碎银,一边还摆弄着鬼脸逗地孩子们连连发笑。

突然,女孩身子急转,将孩子们护在身后,紧盯着门后半寸,“谁?!”
随着留在女孩腕上的暗记跟踪到此处的少年叹了口气,从门后现出身来,目色微敛,“我没有恶意。”

“哼!谁信!”女孩抽出长剑便攻了上去,但正面对敌又要留心孩子们,未过十招,女孩便被长剑架上了脖子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“我只是好奇,你劫了那么多银两,分明都够你逍遥快活一辈子,却还要在数倍的防守之下继续冒险。”

“管你什么事?你们这些名门正派全是伪君子,我为何要告诉你?”女孩紧盯着少年的眼睛看了好半天,看的少年脸色有些发红。
他刻意避开了女孩的眼神,问道,“这些孩子……”

女孩用眼神安抚了一下孩子们,方才开口,“你别想伤害他们,这些孩子,都是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留下的遗孤。你们当年打着大义的名号,铲除异己,那场大战不知道死了多少人,而你们稳坐了江湖之后,却对为你们牺牲的战士的家人们不管不顾,一心只想着依靠武力地位勾结那些做人血生意的商行攫取利益,名门正派的名头倒是响亮,这些孩子却都快要活不下去了。”

“我们……”
“哼!要杀要剐随便你,放过这些孩子,不然我拼死也会将你留在这里。”
少年沉默了半晌,突然放下了剑,“我从没来过这里,你也不认识我,这些银子,你也拿去吧。”
 
之后数次,少年和女孩仿佛建立起了微妙的联系,虽然交流不多,却仿佛一个眼神便能理解对方所想。

于是每每被围,女孩都能从少年的守方逃出生天,借着烟幕弹的掩护,女孩偶尔甚至还会往少年的衣襟里塞些东西。有时候是一封短信,调侃少年的打扮,有时候是半串糖葫芦,叮嘱他,“特别好吃,特意剩给你的,不准扔掉。”

少年每次回房拆开都只能哑然失笑。再后来,甚至有了回信。
“你能不能每次都从我这儿跑了,偶尔也换个地方吧?他们都怀疑我练了十几年的假剑了。”

“偏不,我就喜欢从你这儿跑。”
“孩子们怎么样了?”
“好着呢。对了,最近碰着你你老脸红什么?怎么还酒后上班啊?”
“……”

两人就在这样心知肚明却不说破的情境里,保持着正邪两道的微妙僵持。
但是,当妖女冲击了进献给知府大人的商队之后,武林人士便暗中设下的埋伏,这一次,当少年想要提醒女孩时,早已来不及了,众多伏兵将女孩重重围困,便是少年的身后最后的生门,也紧紧关闭了。

少年看着战局之中伤痕累累依旧不用杀招的女孩,数次拿起剑又放下。直到女孩被暗处的一箭穿透右肩,少年一声长啸,眼神坚决地冲入了战圈。
“胆敢回护邪道,你忘了你是什么身份了吗!?”

“何为正,何为邪?以前我不太明白,但后来,我知道了,守护心中重要之物,才是为侠者最大的正义。”
言毕,剑气滔天而起。
 
城外山林之中,浑身伤痕的少年正为女孩包扎着箭伤。
女孩看着这个熟悉的面孔,调笑道,“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还劝我改邪归正么?”

少年脸上一红,“什么邪不邪正不正的,都这样了,以后啊,我只希望姑娘你,能够改邪归……”
“归什么?”女孩突然靠上了少年的肩膀。

少年低着头,嗫嚅道,
“改,改邪,归我。”

查看全文

05-12 16:13

夭夭🌽 回复

#古微# 她与他第一次初见,在醉月楼。

  他一袭白衣翩翩,纤尘不染,腰垂碧玉团龙玉佩,轻摇泼墨玉骨扇。

  入了她的眼。

  她一身堂倌青衣男装打扮,手里端着热汤,脚下突然一个趔趄,他迅疾闪开,抬手轻扶,热汤在他袖口绽开梅花点点。

  她慌乱了手脚,赶紧用毛巾去擦。

  一旁好友怒叱:“笨手笨脚!”

  她红了眼圈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他温和地笑:“无妨。”不露痕迹地退到一旁。

  出了醉月楼,她等在路旁,“我被老板辞退了,无家可归。公子心善,可以收留我吗?牵马坠鞍,端茶砚墨我都可以做。”

  他上下打量她,“我家里仆佣成群,不缺下人。况且你确实笨手笨脚,我怕你烧了我的书房。”

  她扯住他的袖子,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儿。

  他掏出一锭银子给她:“自力更生吧。”

  第三次见她,她倚在他家门口的桃树下,一袭蝉衣,曲线玲珑,若隐若现,人面桃花,惊艳了他。

  “公子,可怜我孤苦一人,带我回家,为你铺床暖被,揉肩捶腿可好?”

  她纤腰款摆,吐气如兰。

  他似是被她的妖娆妩媚迷了眼,伸手揽了她的腰,突然出手疾如闪电,把她钳制在了臂弯。

  “说,你处心积虑地接近我,究竟为了什么?”

  她微蹙黛眉,楚楚可怜:“我只是爱慕公子风采,难道也有错吗?”

  他冷冷一笑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,你第一次接近我是为了偷取我的玉佩吗?若不是你手法拙劣,念你初犯,必然将你扭送官府。赠你银两,只是想你弃恶向善,你若不知悔改,可别怪我不懂怜香惜玉!”

  他放开她,闻着满身胭脂味,皱了皱眉,冷着脸:“还有,告诉你,我已早有婚约,有妇之夫,莫要再纠缠。”

  第四次再见,她竟然登堂入室,同母亲有说有笑,瑶鼻樱口,娇俏可人。

  “你究竟有完没完?!”他火冒三丈。

  母亲嗔怒地望着他,“这是怎么说话!她就是你儿时定下的未婚妻雪儿,刚刚跟随她的父母从苏州任上返京。”

  她暗里做个鬼脸,把手里的一方团凤碧玉晃给他看。

  他望着她咬牙切齿,“看来我们需要好好谈谈。”

  母亲笑的脸开了花:“好好谈,好好谈,我去厨房看看!”

  她见势不妙,扭头想跑,被他一把拽住了袖脚。

  “你一直都在试探我还是戏弄我?”他居高临下,微眯了眼。

  “咳咳,我是一直都在努力地勾引你,求你带我回家,是你嫌弃我。”配合着满脸的委屈,泫然欲泣。

  他的心就化成了水,滴答滴答。

  “伶牙俐齿,就算你有理,那第一次见面泼我那一身汤怎么算?”

  她笑的谄媚,“您老英明神武,不是都知道了吗?我只是想偷走你的玉佩,好趁机悔婚而已。”

  “你敢?!”

  “嘻嘻,当然不敢,如此坐怀不乱的未婚夫我可舍不得。”

  “喔?”他一脸不怀好意,笑的邪魅:“那你以前所言,牵马坠鞍,砚墨端茶,铺床暖被,揉肩捶腿可还算?什么时候兑现?”

  “呃,当我没说,我也去厨房看看。”

  她灰溜溜地抱头鼠窜,身后的他开怀大笑,惊飞了檐下嬉戏的两只金丝燕。

查看全文

1 2 3 4 5 6 7 8 9 10 ... 下一页
参与帖子讨论,请下载闺蜜圈手机版!
扫描二维码抢先下载 点击下载到电脑本地
爱生活

美丽贴士

推荐指数:

美容精选

推荐指数:

爱测试

推荐指数:

喜欢这里吗?告诉闺蜜一起来吧!
随时在手机上玩
闺蜜圈(android版)
可以通过以下2种方式安装到手机:
1、下载到电脑安装
2、用扫码工具拍下面二维码(wifi网络推荐)
随时在手机上玩
闺蜜圈(iPhone版)
可以通过以下2种方式安装到手机:
1、通过iTunes安装
2、用微信“扫一扫”下面的二维码(推荐)